Thursday, July 15, 2004

城市故事 [之一] (個人日記)

話說數年前中環某証券行的衍生工具部,有部門主管"黑佬" !
其為前大摩副總裁,典型的一個金融土匪。部門的日常業務除
了正當的衍生工具交易銷售外,尚包括場外工具的交易 -- 也
只有這些對賭,他才可把肥大的客戶殺個片甲不留。

從來幹這門生意的都會盡量保持低調,街外人只會見到有"八九
線股"不明升因下暴升或盛傳斬倉下暴瀉。這一切當然難逃監管
狗的雙眼,但在公司律師及他左右手"世民"的幫助下,監管狗
們也奈何他不了。部門的利潤三級跳,"黑佬"的膽也越大,行
事也越來越"出位"了。

2001年,本土金融業開始推廣對小股民十分搵笨的產品 -- ELN。
適值有某財力不夠的上市公司主席"肥羊",把旗下上市公司的
股票"按倉"集資。"黑佬"聞訊,和替"肥羊"做貸款的那間股票
行("貸款行")合作,先是細心的從市場內靜靜的收買,再訂立
場外ELN合約,跟無知但又貪心的大額客戶對賭。在全個部門努力
下,市值差不多二千萬的合約在一個月內賣清。那班貪心的客戶,
全部都以為"黑佬"跟他們說的鬼話是"內幕堅料",都以為實賺無賠,
自己當了另一郡待宰的肥羊也不知....

好了,到了2001年夏天,大屠殺展開。首先貸款行迫宮,要求早有
資金週轉困難的"肥羊"還錢。肥羊一時當然無力還錢,苦苦乞求貸
款行高抬貴手,然貸款行當然"話之你",斬倉可也,一時間,多間
公司的場外ELN、場外期權全部爆煲,股價高速度向下插,一個早上
大跌八十多九十巴仙。而"黑佬"的客戶,當然盡輸"保証金",換來
的,是一球或數球的"仙/毫股"。(按:未斬倉前該公司的股價無
記錯係一二元左右。)

故事後來係某個和"黑佬"有密切關係的濠江猛人在市場密密的收買
"街貨",沒多久成了該公司的大股東兼主席;肥羊輸了錢,輸了面,
也輸了公司;"黑佬"的客戶泰半輸得起,賠了數百萬至千多萬離場,
但有幾個不服氣的,請了律師和有背景人仕跟"黑佬"談判,據講有
人為此遭到恐嚇而要報警求助。"黑佬"的"幕後大佬"們有幾個沒多
久給"壹仔"和"白粉報"嚗了光;再後來,"黑佬"的公司跟他劃清界
線,籍口以"「九一一事件」導致市況不明"為由把部門解散,"黑
佬"的人全部裁掉,他亦從此音訊全無....

後記:我現在的"收買"工作,跟"黑佬"的"收買"無關,正是此收買
不同彼收買也。

6 comments:

tungpo said...

有人話香港監管不夠,又有人話水清自無漁,我就唔識啦!總之永遠都要信「便宜莫貪」這句話。

Anonymous said...

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釣。你唔貪心,又唔戴比你個頭大的帽,點會
輸晒副身家?


--- 收買佬

Anonymous said...

好少賣港股亦唔敢掂margin。

Anonymous said...

好少賣港股亦唔敢掂margin。

亞維

Anonymous said...

掂孖展行壯士斷臂,都無問題0既。

--- 收買佬

大田英明 said...

咁恐怖架... 所以股票o既野, 我都係唔識合食依行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