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4, 2009

人到中年, 胡說一通 (個人日記)

近來幾乎每晚皆與昔日好友共聚﹐天南地北一番。但鮮有談到悶死人的政經大事﹐倒花了不少時間胡扯過去的癲喪事﹐實在令我如在夏日喝冰茶般涼快。這當中﹐有好些事係教我覺得過癮又怪異的﹐絕對值得刊載懷緬之。:)

時光回轉到上世紀末﹐收買佬其時為一間"不大也不小"的金融機構的中級小奴才﹐幹其Corporate Finance, M&A, Structuring & Restructuring 等勞什子工作。吾有兩名友好行家﹐一位別號 "老鬼"﹐四十多歲的阿叔﹐談吐語氣挺像通寶師兄﹐其時為"彤叔"集團內一間公司的財務部主管﹔另一別號"靚仔"﹐二十出頭﹐青靚白淨﹐書讀得不怎樣﹐出身低下階層﹐但還是給他撈了一份初級分析員的工作(其時任職某著名財經網站)。

我們三人相識於偶然﹐倒也臭味相投﹐常常一起吃飯或happy hour﹐高峰期幾乎每天見兩次。有一天﹐真不知是誰的建議﹐竟然提議到旺角去唱卡拉OK(原因好簡單﹕我們當日都想盡快離開港島這鬼地方也)。三人由中環過海﹐去了旺角某商場某間k場。正待入房叫酒時﹐突然有位美艷少女(典型的MK妹外型﹐下稱“MK妹”)拉著"靚仔"的手曰﹕“喂﹐你還記得我嗎﹖”我和“老鬼”相望﹐側起耳朵細聽﹐得知他倆原來是甚麼ICQ網友﹐以前已經出來逛街看戲之類。說著說著﹐那少女手仍未放﹐但就轉頭對我和老鬼說﹕“喂﹐隔壁房間今晚有人生日﹐不如你們都去慶祝呀﹖”我心想﹕“連壽星仔是誰都不認識﹐慶祝個屁﹖再望望我兩位兄弟一臉疑惑﹐看來大家都有一樣的想法。然而那MK妹有理無理﹐一把拉著“靚仔”過房去﹐邊說“快點過來啦﹗”﹐我和老鬼怕他被人"溶"了﹐又基於八卦心理﹐遂一道過房去了。

隔壁房間原來是間VIP大房﹐只見一個高個子"長毛"坐在中央﹐面前有大蛋糕一個﹐他身旁已經坐了十多人﹐也就是那些“肥狗”﹑“金毛華”﹑“(MK)Suki”的模樣。只見那MK妹妹還捉著"靚仔"的手未放﹐對著長毛嚷道﹕“喂﹐我又帶了三個做銀行的朋友來為你祝壽呀。”

長毛和他身邊的肥狗聞言大喜﹐跟我們握握手並收了老鬼和我的名片。那肥狗看完老鬼的銜頭﹐還問道﹕“你們公司要不要找人追數收爛數﹖我很在行的呀﹗”

我們三人後來坐下﹐我和老鬼就跟身旁的那些“肥狗”和“細強”猜枚喝酒﹐而“靚仔”就跟“MK妹”唱歌。多久又有一班人殺到﹐都是“MK妹”的姐妹﹐名字又是“Joey”﹐“Kawaii”﹐“Suki”之類。她們也拿著兩個大蛋糕和很多啤酒汽水進來。“靚仔”看著﹐細聲對我和老鬼說﹕“小心衣服﹐這班人一定會大搞破壞”。沒多久﹐“肥狗”見人齊﹐大呼圍著“長毛”唱生日歌。

“靚仔”沒有猜錯﹐眾人一邊唱生日歌﹐一邊把啤酒汽水狂搖﹐我們三人自是向後慢退。終於﹐歌還未唱完﹐已有人把蛋糕和壽星仔的臉上推﹐啤酒汽水亂噴﹐整間VIP房變了像垃圾崗。我們三人算力保不失﹐只是髒了少許﹐但壽星仔可是從頭到腳都佔滿了酒水和蛋糕。

後來我們回到自己的房間繼續耍樂﹐隔壁就繼續叫囂胡吵。過不了兩小時﹐我們三人結賬回家﹐臨出門之際又碰到“MK妹”。我問她那長毛給搞成這樣﹐會不會跟她們反臉﹐豈料她說﹕“鬼才怕跟他反臉﹐我們都不認識他。那堆人之中只有一兩個是他的朋友。沒有人跟他慶祝生日﹐他們才四處call人叫人來跟他賀壽。認識也好不認識也好﹐都是想沒那麼冷清罷了。”

我們三人聽著﹐都覺得非常怪誕﹐亦覺得那長毛有點可憐﹐竟然寂寞至要花錢\請一班陌生人來賀壽﹐還要給人由頭到腳"照頭淋"﹐真的神經病。哎﹐莫非每一個人﹐都是一座孤島耶﹖

後記﹕“靚仔”他今天貴為基金經理﹐但多年來一直以為自己仍係草根階層。直至有一次﹐他駕著他的新款凌治房車﹐在馬路上跟一個“金毛強”為讓路問題爭吵時﹐對方拋了一句﹕“有錢仔大晒呀﹖有種脫下西裝跟我隻揍﹗”據他說那一刻他呆了一呆﹐才意識到“今時不同往日”﹐於是便甩下“金毛強”揚塵而去了。

8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果位「靚仔」難道係V先生?

收買佬 said...

匿名人﹕唔知你講乜

Anonymous said...

我有年生日,嗰陣追緊某條女,點知佢又帶幾條"nan tan"出嚟同我唱K賀壽,好在佢地都冇對我點啫。

寒竹

過內人 said...

MK妹同你朋友嘅「下集」或者「前傳」,你會唔會發布先,應該好睇好多喎。

收買佬 said...

竹﹕你都好出夜街唱K呢d 既咩﹖

過﹕據講兩人只係出了幾次街﹐無咩值得繼續講落去。

Anonymous said...

我都鍾意唱K嘅。
溝女嗰陣夜媽媽去沙灘都要架喇。

寒竹

Clement said...

下次有MK妹,找我.

收買佬 said...

Clement: sure t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