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1, 2008

[體育與政治掛勾系列]之「南斯拉夫之死」 (政治評論/怪論), (體育世界)


(圖: 號稱擁有「七國國境、六個共和國、五個民族、四種語言、三種宗教、兩套文字、一個國家」的南斯拉夫)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南斯拉夫實行社會主義,由狄托出任總統。狄托執政下的南斯拉夫,與蘇聯保持距離,堅持獨立自主和不結盟運動,使南斯拉夫在東歐國家裡成為比較富有的一員。1980年狄托逝世,壓抑多年的民族主義陸續抬頭, 民族之間的衝突不斷加劇。南斯拉夫各共和國由於政治背景、宗教信仰、文化傳統和經濟發展上的差異致使各成員國深層次矛盾很尖銳。在東歐劇變和蘇聯解體後,各民族開始各自爭取自治和獨立。然而南斯拉夫的立國精神, 係建基於"大塞爾維亞"民族主義的理念, 不用說, 中央政府對各加盟共和國的訴求係"零容忍"的。結果內戰一觸即發,戰爭由1991年斯洛文尼亞內戰始,至1999年科索沃戰爭完結為終。前後差不多十年, 人命和經濟損失浩大。

而昔日的南斯拉夫足球聯賽(下稱"前南聯賽")係成立於1918年, 到了二戰後才漸具規模. 前南各個加盟共和國都有派隊參賽, 但大體上為四大班霸所壟斷, 即塞爾維亞的紅星隊(Red Star Belgrade) 和柏迪遜游擊隊(FK Partizan), 與及克羅地亞的薩格勒布戴拿模(Dinamo Zagreb)和剛剛來港踢完賀歲盃的夏德隊(Hajduk Split). 按政治階級分法, 紅星隊和薩格勒布戴拿模屬"黨政軍"和秘密警察集團的附屬物, 而柏迪遜游擊隊和夏德則屬民間組織. 換在別的東歐國家, 這些"XX紅星隊"或"XX戴拿模隊" 的死敵, 應為那些如夏德般的平民球隊才是. 然而前南斯拉夫畢竟有異於其他的共黨國家, 彼邦斯時民族主義抬頭, 前南聯賽的國家打比, 就變成了係紅星隊和柏迪遜游擊隊 vs 薩格勒布戴拿模和夏德了. 塞黑兩族早就視對方為仇人, 但在共黨超高壓統治下, 不滿和憤怒除在球場外無處宣泄, 因此兩族球隊之間的球賽, 變得非常政治化, 體育可謂係當時的政治的延伸.

1990年5月, 前南聯賽上演國家打0比, 由塞族的紅星隊作客薩格勒布決鬥克族的戴拿模. 本來大家都是南斯拉夫人民軍(Yugoslav People's Army (JNA)) 的機關單位, 理應非常友好才對. 但實情卻完全相反. 當時克羅地亞剛舉行完共和國內部公投沒久, 獨立派得多達92% 以上的選票. 抱有"大塞爾維亞"的塞族人當然大表不滿, 中央和地方雙方關係非常緊張. 比賽當日, 有數千名紅星球迷打著"薩格勒布係塞爾維亞的土地"的旗號, 遠赴薩格勒布助戰. 如斯氣氛, 自然係未比賽先暴亂啦. 雙方球迷大打出手, 球場內外變成戰場, 軍警鎮壓暴亂,見人就打十分混亂.


(短片: 波班(Z. Boban)的專訪, 訴說當年勇)

就在此時, 前AC米蘭的克族球星波班做了一件經典的事情, 他突然陳真上身, 衝向在場的塞族和黑山族軍警拳打腳踢, 霎時間他成了克國人的民族英雄, 並傳誦至今. 沒幾個月, 南斯拉夫內戰全面爆發, 一打就打了差不多十年. 很多專研巴爾幹半島歷史的學者, 都認為這場賽事具有歷史像徵. 因為這場球賽標誌了前南聯賽與及南斯拉夫部向滅亡的序幕. 今天的波班早已退役, 並在祖國的薩格勒布大學修畢了歷史學位. 就不知他作為讀史之人, 激情過後會如何去敘述自己經歷過的這段大歷史.

後記: 事隔多年之後, 人們才得知當日被波班痛打的軍警, 並非塞族人, 而係被西方傳媒標籤為內戰受害者的波黑回教徒.....

4 comments:

the inner space said...

格蘭命輾,祇能和波,連追平分,而輸得失球,都保不了!
連鐵血中堅 John Terry 能否在莫斯科上陣都成疑,車仔今屆可能四大皆空。
最笑得落是『摩帥』,落班無望,都起碼唔使『氹春』,為人作了嫁衣裳!

gaubinfor said...

http://www.mingpaonews.com/20080512/tas1.htm

沈旭暉問 : 為什麼艾巴莫域通過收購車路士,建構個人的國際身分,從而避過國內對寡頭富豪的清算的政治效益,不能在他信身上重現?

" ... 艾巴莫域一擲億金,其實意存恐嚇,是為了告訴世人他和蓋茨一樣,有壟斷遊戲、改變規則的能力 ... 他信貴為泰國富豪,但始終沒有艾巴莫域的資本,行家知道他沒有壟斷力,不能帶來質變,效果自不相同。"

但這是艾巴莫域避過遭普京清算的真正原因嗎 ?

收買佬 said...

space: 格蘭有d 狗屎運﹐分分鐘剋死老費﹐哈哈。

科姐﹕普京為乜要清算油王﹖我反而成日覺得油王係普京條得力0靚就真。

Anonymous said...

1990年5月13日,在克羅地亞與塞爾維亞關係極度緊張的那一天,maksimir將上演一場薩格勒布戴拿模對貝爾格萊德的南斯拉夫聯賽,當時雙方的球迷已不是為了看球,而是為了向敵對陣營的球迷叫囂和挑釁,終於,第一塊石頭擲出去了以後,雙方球迷的打鬥就開始了...

只見南斯拉夫警察不停追打克羅地亞人,戴拿模10號波班看眼見南斯拉夫警察對克羅地亞人以及塞爾維亞人不同的態度,終於忍不住了,
就這一腳,踢出了之後持續了五年的克羅地亞獨立戰爭...

歷史將永遠紀念他,
一個為球迷,背負了兩年不義禁賽的英雄--
zvonimir bob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