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05, 2008

今天應該很高興﹖(社會文化), (體育世界)

之一

奧運火炬在本港傳遞﹐出乎意料之外受大多數港人力撐﹐夾道歡呼者達十五萬人。親中親政府陣營自不然往自己臉上貼金﹐把這一切強搶作為自己的功勞﹔反政府的民主理想派﹐又自不然酸溜溜又苦澀。個別民主憤青熱血上腦﹐就像他們的對家另一半 -- 愛國憤青般對異見者破口痛罵﹐而向來有民主無國家的壹傳媒﹐又再搬出“香港正在大陸化”的屁論出來﹐看得人大打呵欠。(除了那些民主死硬派﹐相信沒有人會對壹傳媒的評論文章照單全收)。


(圖﹕題外話﹐費倫天拿未能殺入決賽﹐非常令人遺憾。)


收買佬作為一個普通之極的人﹐上週五自不然跟大隊穿紅衣上班啦(穿的是費倫天拿第三作客)。當天早上步出地鐵站﹐驚見四週都頗多紅衣人﹐至於他們身穿紅衣是自願還是公司指示﹐我就不清楚亦不去多作猜測了。

有時覺得很有趣﹐香港民心在泛民及土共的眼中﹐總是這麼搖擺不定。他們永不會像愛國憤青般熱血硬膠﹐但亦不會接受泛民的“愛民主不愛祖國”的宣傳。母怪乎很多政界中人都痛詆香港人永不忠心。但就像反曼聯網的兩位網友列叔和Leon所說﹕“市民絕對要左搖右擺﹐在不同的時候選不同的黨派﹐好為自己謀求最大得益﹔至於政黨的利益﹐就真的關人隱事了。”

他們兩位說的﹐當然沒錯。但總覺情況不是這麼簡單。通寶師兄訴說84年洛城奧運的往事﹐說當他回家途中,瞥見沿路的電器店,都是準備播放或觀看賽事中,而不少街坊鄰里在中國隊擊敗美國後,傳來不少歡呼聲。而收收當年亦在家人帶同下﹐首訪左派的珠江戲院﹐看了那齣電影“零的突破”﹐回想起向來仇共﹐年年有去燭光晚會的一位表叔﹐當天看零的突破也看得熱血上腦﹐有幾刻都不禁覺得好笑。

(又﹐查實84年我還是小三學生﹐女排決賽當晚收收跟家人遠在三藩市探親。當時正和親友們係間唐餐館看著NBC 的直播﹐收收某些在六七暴動後遠走番邦的仇共親友﹐當晚都出奇地為中國隊打氣。印像中﹐他們喊“中國加油”﹐一生人沒幾次。)

收收不知道這應該是血濃於水還是民族沙文主義。總言之﹐“自以為士”動不動就說市民被洗腦﹐以此來掩飾自己的不通民情。他們葉公好龍地追求民主和多元化﹐實情他們係永不會明白和理解我等平民的所需所想。


之二


(圖﹕花了數千萬歐元買球員的拜仁﹐本屆仍然只能當門口惡犬。)

上週中拜仁慘敗俄超新貴辛尼特腳下﹐足協盃羞恥地出局。還以為球會上下會傷心反省一輪﹐然而昨晚悶和了禾夫斯堡﹐正式奪冠後﹐竟然忙不迭的跑出來慶祝。想再堅貞的拜仁球迷﹐也會覺得納悶 -- 你財雄勢大盡收天下兵器﹐對內“屈機”﹐對外“O 咀”﹐外戰永遠外行﹐毫無戰意﹐真的成何體統﹖拿這個雙冠﹐有何值得稱道的地方﹖怪不得反拜仁的球迷跟反曼聯的一樣多了。

期望奇哥的到來會帶來一點變化﹐但看來或者會是我一廂情願了。

14 comments:

tungpo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tungpo said...

拜仁今季啲波真係好悶,奇哥可唔可以扭轉過來,存疑。

chaco said...

拿聯賽冠軍,慶祝都好合理喎。熱刺拿個聯賽盃都興奮若狂,仲話想攪勝利巡遊,咪仲爆笑!

HHH said...

拜仁同德國現在都冇晒d爛打球員, 不要話要90’巴治和, k科士打etc. 早兩年差一段的芬克,連基都冇. 冇晒防守. 唉…..

收買佬 said...

tungpo:自2002年起﹐拜仁d 波已不再精彩﹔可恨的是﹐今屆連巴卡都好唔掂。哎。


colin: 聽人講香港熱刺迷原本稔住包架電車係港島北一帶慶功﹐但後來冷靜落0黎就無付諸行動0羅。

收買佬 said...

hhh: 衰d 講﹐我覺得德甲只係好看﹐但唔算好高水平﹐有點似80年代尾-90年代初的英甲
(英超前身)。

你的粉絲 said...

果件雪山旗女, 你地早就批死佢係嘩眾取寵搏出位, 如今證明冇睇錯. 有一個博客阿姐, 事前力撐佢仲專登於運火果日去彌敦道現場撐佢, 誰知目賭成個過程後, 寫下如此感嘆 :

先說我對年青人的期望,我認為年青人在大學畢業前,有理想,偏左路線,是值得肯定的,所以我支持她,不管她對藏獨的認知如何,正如她說只要有一個人支持藏獨,有容纳能力的國度就應該給予這個人有表達權利。

因為她這句話,我支持她的想法;但現場所見,她給我的印象極差,甚至有點不可一世的感覺,她的姿態完全像一個為我獨尊的少數,因為要証明香港有言論自由,她就應受到保護,用她自己的標準來定論。

我同意在政治抗爭中,為了抵禦強權,必須用一定的招數,不然甚能以寡敵眾;不過在我的做人標準裡,對不起,我實在無法接受表裡不一致的人去講理想,她只不過利用自己的特有條件(女性與少數)以尋求最大的權益,這是政治手段,不是政治理想。

玩政治,玩得如此低手段,太難看了,我不否定事前我高估她,我以為她是理想主義者,原來只是另類實用主義者罷了。

收買佬 said...

飛哥, 我又覺得個呢個阿姐無乜立場喎. 佢只係支持雪山女(及香港人)既言論自由之嘛, 又唔係撐雪山女本人. 咁雪山個人寸唔寸, 又有乜關係? :)

其實嘛, 呢個阿姐咪正係通寶師兄口中既"自以為士"囉, 即係, 乜柒都要聽佢講, 有佢講無你講, 讀了幾年書扮精英, 咁囉. :) 我自己都識得幾個呢d 極度新左之人, 但佢幾位心胸廣闊得多, 肯同我呢挺小資產階級講波吹水; 反之呢d 有名博客, 個個文人相輕, 點會容得下異見, 又或者叻過佢地的人呢?

我呢位社運波友講得幾正: 街外$ 大家搵, 但"道德高地" 就位置有限, 因此衣d 人打壓異己, 打壓得好快0者. 你講的博客阿姐, 怨恨雪山女全因人地輕視佢罷了. (IMHO).

又, 你得閒去去通寶師兄的連結望望, 好鬼死多自以為士呢 . 佢地既"理念", 當然唔係我呢挺cheap 佬會明白啦. :)

p仔 said...

摘逢五一黃金周,加上果日根本唔係紅假(當日我都開緊工)
大部份打工仔果段時間根本冇可能去現場睇野,
仲有呢一代係香港長大既人普遍心態: 唔關自己事就食花生啦,反乜春挺乜叉

咁奧運聖火傳唔傳得成,又真係唔多關我地事

其實大概可以想像到,果班舉五星旗的"康講人"係邊度黎
so...冇咩好意外同驚奇~~

收買佬 said...

>大部份打工仔果段時間根本冇可能去現場睇野,

又唔係渦﹐傳到我地0個頭時﹐樓上樓下同埋我地先湧落街去(目弟)0野﹐唔同全日stand-by 咩﹖又﹐鏗鏘集都講過剷雪山女剷得最甘的﹐正正係本地的中及大學生﹐唔係大陸佬渦。真係大陸佬出手的話﹐爛萍果就唔會話香港俾共化啦。唔好食0甘多薯條勒﹐你呢期講野真係回晒堂。:)

再講多次﹕立場一致就叫有獨立思考能力的公民抗命﹔唔一致唔0岩聽的﹐就叫愛國憤青﹔衣d ﹐就係網絡世界的自以為士同埋飯民班契弟的思維。(亦再重申﹐左仔都係抱有如此想法的粉皮﹐但因為一早知土共係0甘賤﹐因此刁都費事刁。)

收買佬 said...

btw, 在我來說﹐泛民vs 左仔﹐猶如49000對利狗。兩邊都0甘仆街﹐幫邊一邊取決於我有無落注﹐或對我擁護的球隊有乜影響。

你的粉絲 said...

收爺

1. 果件阿姐咩立場我冇得閒理佢, 我有興趣係由佢親眼所見去證明我地判斷力準確. 佢本來對雪山女最冇偏見甚至係欣賞, 唔會戴有色眼鏡去評雪山女.

2. 入去望過通寶旁邊 d 連結內容後, 好確定一樣野 – 香港貧富懸殊係必由之路 !

3. 或者咁講 : 反建制反中立場一致就叫有獨立思考能力, 有正義感, 熱愛民主, 為此衝擊法律就叫公民抗命. 持相反立場者, 批評者就係土共, 舔共, 被洗腦, 反民主.
我覺得呢堆民主紅衛兵與台灣死忠綠營人士某 d 地方極其相似 : 智力驚人, 二分法 – 非我即敵, 本土意識超強 , 劃地為牢, 目光如豆……

收買佬 said...

哎﹐飛哥﹐有少少sense 的都看得出雪山女搞緊邊科啦﹐哈哈。

p仔 said...

哈..回哂堂...你睇得我太高喇收哥= =
不過可能受之前連續兩個月一星期六晚踩通頂既影響,個人真係冇咩心機去思考問題
我身邊有個fd都話我睇野主觀左好多

而家以讀書為理由,總算可以靜落黎^o^
見笑了

其實民主「鬥士」也好,「愛國」憤青也好都有一個共通點,就係好鐘意將國同黨混為一談,呢點係好多「鬥士」話d憤青之餘亦唔知自己五十步笑百步既地方

唔怕係度哂下命(我知大家睇完應該會恥笑下就算),我未來目標係劍指社會學asso degree,

而我自己都有少少政治抱負,但我只會要求呢個社會多點市民肯去參與社會事務,肯去勇敢表達自己真正想法,不論係原居民定新移民
而唔再俾某d政客同官員騎劫我地思想,一味爭拗一d 我地根本唔係咁諗既野就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