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09, 2008

人講我又講之選舉'08 (政治評論/怪論)

立法會選舉結束,有人快活有人愁,對市民而言,始終只是一場戲,幾天之內熱潮又歸平靜﹐這是永遠不變的香港選舉文化。倒是有些今屆(或近期)才有的新現象﹐值得嬉笑月旦一番。

柳玉成


(圖﹕好像記得五哥(501)曾用“木村拓哉”來形容過此人。嚇人呀﹗)


年年選舉都有些古靈精怪又必敗無疑的人物出戰﹐今年亦不例外﹕隨手數的﹐有蕭曼華﹑龍緯汶﹑林依麗﹑飯碗舞.....等等等等。但越來越令人覺得難頂的﹐應屬連廣東話也不會說的柳玉成。

這人鬥志十足﹐屢敗屢戰﹐屢戰屢敗。但人們卻永遠不清楚他屬何方陣營﹐或說他到底是何方神聖。只知他應該很有錢﹐不然不會一次又一次﹐把金錢倒落大海。(按﹕2004年那屆為他歷來最好成績﹐但也只得1894票。今屆他"民望大跌"﹐只得290票。連同以往的失利﹐他已經被沒收保証金不下十次了。)

收買佬很想知到他為甚麼將來他仍會選下去﹖是他的錢太多﹖抑或他真的有他的理念要跟大眾分享﹖假如是﹐真的希望他學好些本地話﹐因為相信聽明白他說話的﹐不會太多﹔而能夠理解及認同的﹐恐怕萬中無一。


龔耀輝


(圖﹕龔先生現身論壇﹐但被資深評論員如通寶師兄等評為表現一般)


跟柳玉成一樣﹐龔耀輝亦係在2004年開始參選﹔他亦和柳玉成一樣﹐兩次參選立法會﹐兩度落敗。

四年前收買嫂收到龔先生的競選刊物時﹐已經覺得他重包裝多於內涵(和實力)﹔當時上了他的競選網站瀏覽後﹐更覺內容像一個blog 多過一個競選網 -- 他去了日本滑雪﹐去了歐洲看話劇﹐到茶餐廳飲奶茶﹐看甚麼書聽甚麼CD﹐實情跟會計界別有何關係﹖這種耀目包裝法﹐對年輕的一輩當然很有吸引力﹐但對年長世故些的﹐便覺得很空洞。其後有幸認識了他的幾位智囊﹐交流過後更增強了這種感覺。

這幾年陸續有幸見到龔先生的真身﹐覺得他絕對沒有海報的容光喚發﹐總覺得他是很累﹐很沒精神﹐不像一個中產專業優皮﹐倒像一個玩了通宵online game的"獨男"。(說到此﹐收買佬真的很佩服那些新一代的民建聯中人﹐某幾位仁兄仁姐﹐可以像海報的頭象般﹐微笑足一個下午的﹔雖然﹐他們笑得很僵硬。) 細閱他的政綱﹕民主普選﹖支持最低工資立法﹖喂﹐這些是你的選民的聲音嗎﹖再說﹐真的支持民主﹐為何不直接面對民眾呢﹖

當然﹐龔先生再不濟﹐也比前任的譚姑娘為佳。別的不說﹐剛是譚姑娘的外型和談吐﹐已經教人作嘔。又試問那個專業界別﹐願意有如斯質素的去當形像代言人﹖

Anyway﹐無論龔某﹑公民黨中人與及自由黨眾將士﹐都犯了一個共同的錯誤﹔即是﹐自覺藍血/中產精英﹐但又想接觸基層爭取支持(順道顯示自己的優越)。最後卻落得兩頭不到岸﹐無論上層或下層﹐都覺得他們很假﹐裏外不是人。越想面面俱圓﹐越會輸了整個世界。


干擾民調

泛民發動企圖將票站調查活動搞垮的計劃,收買佬一直覺得只是一次無X用的行動。好些民調網站﹐包括經常猜中選戰結果的高人大力灰狗兄﹐未開賽前已準確測中勝負。用師兄的話說﹕“阿公要數票,使乜靠票站調查?”親共陣營號稱鐵票﹐當事人早就心中有底。事實上﹐今回建制派雖死﹐但死的卻是自由黨這條牆頭草﹐直選大敗全黨幾乎被人一戰摧毀。泛民之贏建制派﹐只係贏了不再獲政府及阿爺眷顧的富貴黨。民建聯+工聯會的勢力並無下跌。點都好﹐想泛民慶功祝捷之餘﹐土共和阿爺也會為清理了門戶而高興。


後記﹕關鍵的一夜



設若鐘港武沒有亂發炮﹐黃毓民後來能否人氣急升再高票勝出也很難料。看來癲狗他真的要請鐘港武吃一頓飯。又﹐不得不佩服泛左挑選人材的老練 -- 鐘某之類的斤兩﹐真的不夠班入立法局。他嘛﹐還是跟公公婆婆去遊大佛吃喝玩樂好了。

19 comments:

收買佬 said...

又﹐網友粗口佬曰﹕

阿爺有意捧孽_, 決定買一送一, 西環果邊在八月中已部署各愛國人士幫9號男女拉票, 擺明唔要菜菜子, 但第一大黨堅持要_兩席, 加上配票機器失靈, 結果比民主女神做到漁人7/9那天幫9號男女是來自不同組織的愛國人士, 反而第一大黨的全是自己友孽劉講左句"各有各做", 就係呢個意思

tungpo said...

嗚,我唔係乜嘢資深評論員呀!你咁講好易令人以為我係個條成日話發律師信俾人的粉腸同類。

又,菜菜子咁樣體面落台都幾好。第一大黨撇甩呢個包袱,下屆可闖出新天地啦!

中講冇同白鴿憤怒中年鬥咗咁耐,到上年先贏到個地保位,有料極有限。不過,佢係地保會主席喎,嘻。

Anonymous said...

係咩?!!唔係掛...........

rm501

收買佬 said...

師兄﹕長線來看﹐民建聯會慢慢為葉劉-鼠王一類取代﹐你覺得係咪﹖

至於鐘港武﹐真係廢 -- 廢到同人鬥大聲都唔識﹐去死啦。


501大少﹕我真係記得係你講0架渦﹗

p仔 said...

顛狗兄呢下固然係成名作, 但李慧琼依悠然高票當選
反而佢近期咬住大狀黨唔放先係關鍵, 極有可能毛孟靜輸既票俾佢吸左唔少

仲有唔係佢講都未必咁多人留意到, 原來老千石真係冇乜開過會XD


我投左表現大勇既姑爺仔, 可惜輸左成萬票俾袋巾, 大狀黨再係一味靠9up唔真正落區做野, 好快會失民心!!

Gwai said...

>>設若鐘港武沒有亂發炮﹐黃毓民後來能否人氣急升再高票勝出也很難料。看來癲狗他真的要請鐘港武吃一頓飯。

真關鐘港武事?其實毓民大事小事無事乜都吠,呢個係佢既風格,又係出位策略﹔唔鬧鐘港武民健聯,佢就會鬧公民袋,或者曾凸手...總之就一定搵人鬧,口水花飛天!毓民比長毛更潑辣,自家網上開咪一樣滿嘴粗口屌屌屌,長毛都未敢呢,D草根市民就係鍾意睇毓民搞串晒個party,不須辦好件事,至緊要情感發洩、好玩。理性中產會選毓民?我切!總之,賴落鐘港武度只係泛民粉絲的順勢離間,推民健聯互相諉過內鬨;或者誘導大家恥笑民健聯先撩者賤的庸碌而可再醜化民健聯形象;或者先御膊表明如果選咗個黑底癲狗入局,弄得立法會更僵,罪不在有雪亮眼睛的廣大草根庶民,在民健聯。一箭數鵰。

Anonymous said...

~~~理性中產會選毓民?我切!~~~

切硬!

黃毓民部分中產豪宅區成票王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80910/4/85mc.html

....原本自由黨田北辰積極開拓長沙灣一帶的中產私樓,如宇晴軒 和昇悅居等,最後成為黃毓民的「票倉」。在九龍塘傳統名校附近的貴價樓,黃毓民同樣稱霸,奪走兩成選票....

收買佬 said...

P & 貴﹕誠然郁人係有明星效應﹐不然都會有0甘多so-called 中產或富貴友的票。好老實﹐好多人其實係想要條友去插d 官。又﹐郁人唔同無腦的阿牛或新界西大舊衰呢類﹐他雖然爛但多少有點書卷氣﹔而九龍的人又多少帶點市井(就算住嘉多利山或畢架山峰都係0甘話﹐你看小弟就知)﹐亦因此令他能跑出。設若他係重外表的港島出戰﹐未必贏到。

匿名人﹕切乜都唔X關你事啦 :)

收買佬 said...

BTW﹐同何文田/九龍塘好多街坊一樣﹐我覺得毛孟靜同我地非常格格不入。她﹐係屬於重包裝的港島既。

Gwai said...

誠如今日明報(11/09/08)所言,「令人意外的是,他在不少中產區甚至豪宅區的得票,是眾候選人之冠...」,確係好意外。我切。:)

你的粉絲 said...

本來垃圾會選乜七都冇乜興趣去理, 情形有如選港姐, 由以往去睇電視直播昅下有乜靚女, 後來最多望下報紙選舉結果直至近年連報紙都費事望.
呢幾日 d 報紙口水佬死吹爛吹社民連點樣威猛, 講到好似成個垃圾會俾社團,哎,唔係, 係社連, 攻陷咁嚴重. 搵 d 資料超超, 發覺班口水佬根本吹水唔抹嘴.
首先, 今屆投票率比上屆下跌 10.5% (按鄭大奸今日資料)

長毛上屆得票 60,925, 今屆得票44,763
失去16,162票 (跑輸大市)
陳偉業上屆得票 36,278票,今屆得票32,182 (大概與大市同步)
郁人首次參選得票 37,553
而上屆同是電台口水佬鄭大奸首次參選,
連同陶君行得票 73,479, 今屆陶君行自己得票 28,690
以鄭大奸上次得票扣除大市下跌率再扣減陶君行得票 (假設兩次得票一樣), 兩個口水佬都係不相伯仲.

你的粉絲 said...

而社民連另一個參選人阿牛今次比上次多五千票左右.
所謂甚麼玫瑰黨效應根本就係班口水佬吹水作大. 長毛,大舊, 陶君行, 阿牛本來就係鐵腳, 有冇成立玫瑰黨, 佢地都必定落場. 郁人號召力又唔見得比鄭大奸強. 結果只係兩個舊人冧莊, 新口水佬換舊口水佬而已.最無膠聊係有 d 不學無術口水佬煞有介事去解讀所謂社民連 "壯大" 現象.
郁人同大奸都係以聲大夾惡取勝, 自從失意於商台, 郁人索性扯爛面爛撻撻, 又爬電燈柱, 又網上粗口爛舌, 吸引有一堆以 "古惑仔" 電影陪伴成長, 自小志向要成為 "江湖大佬 " 的糞青視為偶像, 此輩草根糞青以衝擊權威, 打破規則,挑戰法規為樂, 所以將情緒與願望投射落長毛, 郁人呢類 "建制邊緣人" 身上.
而且郁人似乎會抄襲台灣民進黨果套議事堂暴力手法, 如搶咪, 掟鞋, 大吵大鬧去刺激 "觀眾" 官能, 將自己塑造成挑戰權威的先鋒.

收買佬 said...

飛&貴﹕個人對郁人的觀感未致太差﹐但對社民連其他疑似左派政客就十分麻麻﹐特別係新界西那位。又﹐看見陳地保勝出而社福博士落選﹐雖在預料之中但仍覺好可惜。

Gwai said...

我原估計多數中產或以上階層將郁民排後,其中認為中、上等人比較理性,也就相對地較現實,事業第一,講效率,行事上傾向與人為善以方便建立龐大的人事關係網絡。所以一般我見的中上等人,多數儀表周周、禮多人不怪、稱兄道弟、不露底少表態、讚人多彈人少、較抑制(網上隱身吹水不計)。這種儘可能與人為善互相得益的價值態度,使得他們對那些愛出風頭專搞事而弄得一拍兩散的口水佬感到不屑和厭煩。郁民擺明志在搞事不在建設,矢口要給政府噩夢連連,這怎可能合中產和上流的胃口?不過現在看來或非如此。

提起郁民講多句。郁民曾辯說社民連辦事處雖係黑道朋友提供,又與他們的友情係建於微時,但聲稱朋友已做正行,所以無端白事要跟他們劃清界線豈非冤枉?不少坊眾竟然受這套修辭。對,無人叫你捨棄朋友 -- 就算對方仍然活躍於黑道,這是你的私事。但現在連中學生都識講,乜乜乜 (e.g. integrity, independence etc) must be SEEN,人的內心世界係正直不阿抑或綿裡藏針我們看不見,所以才要求在具體可見的事上讓人有目共睹,要避嫌,正如前廉署徐家傑、人民入境事務處梁銘彥等事件都是例子,所以郁民的黑社會關連或潛在的黑道代理人角色就使得他不適合入立法會。如果郁民連這樣基本的「有目共睹」的原則也不能自覺地維護、落實,他的所謂社會公義又如何談起?聲稱內心自清係不足夠的,兼話之你名義上做埋基督徒。一如梁展文說自己清白,信嗎?夠嗎?

過客 said...

立會選舉氣氛淡薄,選舉當日,上屆汽車的拉票廣播聲及助選團的叫喊聲都消失無終,中午前往投票站,途中只遇上第一大黨的兩位上年紀助選員半休閒地舉著小號碼牌及白鴿黨的一位派傳單員,而且也不見建制派打來溫馨提示去投票,不知是某方希望低調處理或可能已預估有足夠票數。如果是略盡公民責任,真的沒甚麼動力去投票選議員,無論是建制派或泛民,都不可能執政,又沒法改變議事堂的議席比例,相互都擁有一定鐵票,就算變更也只是二三席之數,於是在舞台上大家都按劇本表演如儀,毫無特破新意;而某網上電台在選舉前吹噓本區(新界東)某當選議員的政績,竟然不是在議會內游說、妥協(利益交換)以使法案不獲通過/通過,而是向法庭申請司法覆核,那議員還有甚麼用處,那和任何一個一貧如洗的小市民或富甲一方的富豪(兩類人都可負擔訴訟失敗的費用及後果),有甚麼分別?投票率回歸二千年那屆般低,自然可以想像,當然某議員(今屆加多一個)入局,確賞提供及提高議會的娛樂性,估計也僅此而矣。
今屆立會選舉大局塵埃落定,豉油直選全軍盡墨,顯彰某方操生殺大權的能力,不協調過票就落馬,經此一役,相信「受祝福」人仕更會知所進退。純個人觀感,有說港島區建制派配票失敗,深感懷疑?
選舉前的「民調風波」,泛民建議封咀不回應,有人更提倡亂說、教人說謊,禁要問如果不相信選民是按其本身意願投票,還可以相信民主選舉嗎?所謂配票乃是宣傳拉票,只要是記名投票且投票人自願參與,就沒甚麼好質疑,且以建制派的組織能力及財力,根本無須做票站調查也可預計其自身得票率,電話是偉大發明呀。如果說要公平及增加透明度,建議每小時公佈票站調查,且更能改善選舉氣氛。

Gwai said...

收哥及樓上幾位都說得好,謝!
在此順祝大家中秋節快樂!:)

Anonymous said...

咦收爺你上屆好似投咗柳玉成以示抗議噃,今次又點呢?

Anonymous said...

又唔記得簽名......

寒竹

收買佬 said...

竹﹕今年投俾二少:)